广东网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 > 女人 > lehu188乐虎娱乐平台 > 决定出轨的我该不该提出离婚

决定出轨的我该不该提出离婚

发布时间:2015-02-24 20:30:13 | 浏览次数:
男人需要的,岂止两朵玫瑰?但我可以确定,对司徒丽莎的爱只会越来越少。因为有谢丽柔的出现,一切的坚持都无济于事。而我的情况与佟振保的恰恰相反:妻子如同明艳的红玫瑰,带刺儿的让我懒得触碰。情人谢丽柔则如同娇嫩的白玫瑰,对我照顾体贴如此的无微不至
  男人需要的,岂止两朵玫瑰?但我可以确定,对司徒丽莎的爱只会越来越少。因为有谢丽柔的出现,一切的坚持都无济于事。而我的情况与佟振保的恰恰相反:妻子如同明艳的红玫瑰,带刺儿的让我懒得触碰。情人谢丽柔则如同娇嫩的白玫瑰,对我照顾体贴如此的无微不至。   这是我的福分,可毕竟我是有妇之夫。每天强迫自己窝在家里,心却飞去了谢丽柔那小小的单人房。她问过我:“还是换张双人床吧!”我坚决反对,当然我没有说明最真实的想法。只是简单的表示:“不浪费钱,不要为我改变什么。”这个天真女人,哪会知道在单人床上更加缠绵抵死。   同时,这也是我倍加纠结的地方。决定出轨,又该不该提出离婚?我是个负责任的男人,并不觉得这就是非常难得的齐人之福。世间安得两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。谢丽柔说跟定我,她图啥呢?我钱不多样子一般,在床上来来去去就那么几招的。   或者,离婚就看够不够快狠准。基于我对司徒丽莎的了解,这婚要离得成——我不死也要掉层皮。我是她的初恋也是她的初夜,她说了这辈子只要我这个男人。就为了这句话,我感动的把她娶回家。那是爱吗?那是时间造出的假象,以为勉强将就着就能天长地久。关键是,我遇见了谢丽柔。   老公,替我递裤裤。”这个大头虾,又忘记了。现在,我还摸不透司徒丽莎的内心。偶尔奔放,比A片的荡妇还要荡妇。偶尔冒傻,就像智商不到三岁的小孩。我被她整得神经衰弱,还得呵护得舒舒服服。玫瑰都需要保护的,但弄得别人也满身伤痕。喂,我是他老公。难道,注定受这份罪?   你提了吗?”高潮过后,我只想睡觉。谢丽柔弱弱的问,手指还在我的胸膛划来划去。痒,男人最怕不是身痒而是心痒。谢丽柔和一张白纸差不多,她嘴巴说不要我离婚但巴不得我马上离婚。所以,每次只是问。知道答案就好,过程由我自己搞定。“想想。”没得想,挨得一时是一时。   外面,阳光灿烂。白天有谢丽柔,晚上有司徒丽莎——也不错……